美媒体十年版图变化:报社记者减1/3,数字媒体翻3倍

gfE=HBluPtB7gkrHva5dy9hrori8wHUZlHtTCYjwYygxh1475140751671compressflag报纸行业的从业记者人数持续下降并不令人感到惊讶,但令人感到不安的是,正取代传统媒体角色的数字媒体,招募记者的数量似乎也进入停滞期。

2016年年初,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图表显示,报纸行业从业人员总数已经低于“互联网出版和广播”部门人数。鉴于报纸行业正面临的窘境,以及数字媒体的日益普及,这些数字看似是合理的。然而,这份图表只展示了这些行业的总体从业人数,但却没有显示从业记者的人数。

过去10年,纸媒记者人数骤减38%

随着数字媒体变得越来越流行,现在统计这个行业有多少记者,其增长是否足以弥补报纸行业的记者的流失速度,变得越来越紧迫。我们对美国劳工统计局职业就业统计(OES)项目获取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,过去10年中,数字媒体的记者数量翻了三倍。可是,与报纸行业流失的记者数量相比,这个数字显得有点儿微不足道。

近年来,数字媒体旗下记者数量增长实际上已进入停滞状态。如今从业的记者越来越少,记者越来越集中于沿海城市,调查新闻以及地方议会的政治报道正在减少,同时记者与公共关系专家的比例也在加大。

此前,皮尤研究中心对数字媒体行业的编辑人员进行普查显示,2014年全职编辑人员约为5000人。这份深度分析提供了许多重要洞见,但其没有比较横向趋势。

作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生,我(Alex T. Williams)利用OES获取的数据与数字媒体和报纸行业的记者数量进行对比。这个项目从20万个雇主那里收集数据,代表了340个类别的行业。与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统计不同,OES数据包括全职和兼职员工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OES数据显示,在过去10年间,报纸行业记者数量大幅减少。2005年时,报纸行业记者或编辑人数为66490人。而到2015年,这一数字已经降至41400人,减少了25090人(或38%)。与此同时,数字媒体记者数量翻了3倍,从3410人增至10580人。

由于报纸行业记者大量流失,而数字媒体记者数量大幅增长,报纸行业与数字媒体记者比例有了大幅改变。2005年,数字媒体记者与报纸新闻记者比例为1:20。而到了2015年,这个比例下降至1:4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数字媒体记者数翻了三倍,却陷入停滞期

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普查显示,大多数数字媒体员工效力于30个大型机构,其中许多在过去几年中有了很大程度增长。这表明,数字媒体从业人员迅速增长。鉴于新闻行业面临的困境,这被视为重要而积极的现象,但这种增长能够持续下去吗?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OES数据显示,从2010年到2013年间,数字媒体记者数量每年都在增长。可是自从2013年以来,记者数量增长陷入停滞状态。过去3年中,数字媒体记者数量从10240人增至10580人。这表明,数字媒体的经济模式可能在不断变动。

2015年,BuzzFeed预计其收入可达2.5亿美元,但实际上却不足1.7亿美元。媒体初创企业获得的风险投资也陷入2013年中期以来最低点。今年,Mashable、Vice News以及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都已经宣称裁员。

OES的统计可能存在盲点,其“编辑类”可能包括了那些并未专注于塑造新闻内容的编辑,以及更大的雇主被抽样的比例更高,为此小媒体的现状没有体现出来。但是这些趋势与其他研究类似。OES对过去10年新闻行业从业记者数量的评估比美国新闻编辑协会(ASNE)的评估高28%到34%,这可能是OES统计中包括兼职雇员所致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纸媒与数字媒体记者总数下降26%

这些统计即使不够精确,也可表明一些重要趋势。据OES估计,自从2005年以来,报纸行业裁汰记者约2.5万人,而数字媒体招募约7000人。数字媒体的增长为数以千计的记者提供了就业机会,但依然不足以弥补报纸行业记者的流失数量。过去10年间,报纸和数字媒体记者数量之和正大幅下降。2005年,这两大行业雇佣记者人数为69900人,而到2015年降至51980人,下降了26%。结果,美国只剩更少的记者在报道新闻。

记者流失主要有四大原因:

1.新闻行业的工作损失并非平均分布。

在2004年到2014年间,华盛顿特区和洛杉矶的记者数量实际上有所增加,纽约市基本未变。而大多数数字媒体都位于这些主要城市。结果,这些地区以外的公民可能只剩更少的记者充当地方监察力量,媒体系统也越来越集中于沿海城市。

2.媒体面临更大的财政压力。

尽管记者数量减少,但媒体面临的财政压力并未降低,这迫使他们降低广告费率,纸媒和数字媒体都更专注于创造更短的文章,因为它们花费的时间更少,成本也更低。记者同样感受到巨大压力,因为他们撰写的文章需要更多点击率。俄勒冈州的媒体和现在已经破产的Gawker都考虑使用点击率,帮助确定应该付给记者多少报酬。

在这种经济环境下,更耗费时间的深度报道反而点击率更少,为此这类文章也变得越来越少见。《Mother Jones》杂志近来报道称,其资深记者充当卧底狱警4个月,写出长达3.5万字的大部头报道,以曝光私人监狱腐败现象,但是耗资35万美元推出的这篇报道,最终只带来5000美元广告费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3.有关地方政治的报道导致记者处境更加恶化。

据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,在2003年到2014年间,报纸行业负责报道地方议会新闻的全职记者数量下降了35%。多位专家在报告中认为,报道的质量也在下降。

全美州立法会议的前通信主管吉尼·罗斯(Gene Rose)认为:“你们正看到越来越少的报道,公众没有意识到重要的决策正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。”同样地,《东北密西西比日报》国会山支部负责人博比·哈里逊(Bobby Harrison)表示:“与10年前相比,分析和深入报导肯定少了很多。”

4.媒体报道新闻和审核新闻的能力下降。

正如罗伯特·麦克切斯尼(Robert McChesney)与约翰·尼古拉斯(John Nichols)所说,削减新闻值得我们警惕,因为当编辑人员减少,媒体报道新闻和审核新闻的能力就会下降。换言之,我们只有更少的记者能够客观地撰写政治稿件,更加无法摆脱公共关系的掣肘。2004年时,记者与公共关系专家的比例为1:3。到了2014年,这个比例已经增至1:5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2014年,公共诚信中心(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)发布报告,显示公共关系与公共政策之间的复杂关系。以2012年为例,美国石油协会向公共关系公司Edelman支付了5190万美元费用。

在面对公众监督和监管时,行业协会也雇佣公共关系公司公关。比如,液压破碎法是否被允许在某州施行。当记者试图为民众调查和解释某些建议的好处时,他们会显得“寡不敌众”,因为公关行业的开支正在激增。雪上加霜的是,记者与公共关系专家之间的薪酬差距也越来越大,促使许多记者改变职业。

美国记者十年版图变化:报纸骤减,数字媒体陷停滞

媒体数量和新闻内容正不断增多,而记者数量却在减少,且越来越多地集中于沿海城市。如果没有Vox Media、Vice Media以及BuzzFeed等数字媒体,这种情况可能更加可怕。但是这些数字媒体似乎无法弥补记者在总体数量方面的损失,也无法弥补报纸行业覆盖新闻报道时出现的漏洞。